国际联合调查小组关于赛加羚羊大面积死亡的最新进展

< 返回

Error parsing XSLT file: \xslt\ArticlePageImage.xslt

Carlyn Samuel, 赛加羚羊保护联盟,mail@saiga-conservation.com

 

在始于2015年5月的大面积灾难性死亡赛加羚羊样本的持续分析中,实验者认定多杀性巴氏杆菌是出血性败血病的引发因素,后者导致动物的死亡。试验者用最新诊断方法,多次试图确认其它感染者,比如病毒,但在检测案例中,并没有发现明显的踪迹,也没法确认持续存在的巴氏杆菌感染。因此,潜在的感染使得赛加羚羊群体预先遭受灾难性的出血性败血病可能性不大。

实验小组通过大量查阅文献得出一个惊人的发现:尽管一种巴氏杆菌细菌引发的出血性败血病先前被认为引起草原生态系统中野生和圈养动物的死亡,受影响动物种群的死亡率却从未达到百分之百,赛加羚羊的观察结果也不例外。这就使得去年的大面积死亡成为独有的、未有先例的生态事件。因此,试验者正在展开大量的研究工作来解读这一事件,以了解导致这一灾难触发器和共同作用因素,比如环境因素等。

发生在哈萨克斯坦的这一大面积死亡事件彰显了保护剩余赛加羚羊这一极度濒危动物免于正在遭受的严重威胁的重要性。在丧失了将近百分之九十的种群数量之后,赛加羚羊Betpak-Dala亚种的数量岌岌可危。来自赛加羚羊保护联盟的E.J. Milner-Gulland 指出:"不断持续的严重盗猎正在引起种群更大的流失,特别是雄性羚羊,盗猎者为了得到它们的羊角而捕杀它们。这些羚羊角被亚洲一些国家作为传统中药的高价药材。"就在最近,哈萨克斯坦政府的森林和野生动物委员会报道,2015年盗猎案件达到了107件,而2014年是79件。

目前研究者正在想办法弄清楚是什么为巴氏杆菌提供了温床,正常情况下它们寄生在赛加羚羊的呼吸道内,无害,而在2015年,它们却变成了"凶手",并导致赛加羚羊大面积死亡。由于死亡地点分布广泛,而且区域内分布有不同的植被,而赛加羚羊却几乎同时死亡,环境物质中毒或植物中毒从一开始就被认为不大可能。正在进行的实验分析结果并未显示动物受到中毒影响,比如海藻或菌类有毒物质,重金属或庚基火箭燃料等。相反的,所有的病状都直接导致迅速的败血症和细菌性内毒素性休克。而且,动物死亡地取得的土壤和水样中都未发现环境毒物的蛛丝马迹。

因此,今年五月的后续工作就注重研究为细菌在赛加羚羊群中变得流行和剧毒创造条件的那些因素,这些因素当中有天气,土壤,营养条件,植被,洪水对土壤矿物质的影响和牧场的细菌水平的影响,还有在不同死亡地可能相似的其它因素。理解2015年动物死亡地和前些年产仔区的差异具有特别重要的意义,因为那些年并没有动物死亡。

.这些行动都是国际研究计划的一部分,这个计划是由伦敦大学皇家兽医学院牵头的,涉及哈萨克斯坦生物安全问题研究院(RIPBS),哈萨克斯坦生物多样性保护协会(ACBK),国际上有牛津大学,布里斯托尔大学,位于余默奥的瑞典农业大学以及联合国粮农组织。英国政府的自然环境研究会紧急拨付了研究资金。赛加羚羊保护联盟,野生动物保护网络,濒危物种信托基金,FFI提供了进一步的支持。ACBK在Altyn Dala保护倡议的框架内开展工作,该组织由法兰克福动物园协会和皇家鸟类社团提供支持。

持续的反盗猎工作是拯救赛加羚羊Betpak-Dalagog种群的关键,该种群要从危急的大面积死亡中恢复过来尚需一定时间。哈萨克斯坦政府提出了一系列保护赛加羚羊的跨部门保护行动方案,今年将部分得到落实。RIPBS 和ACBK都是这些行动的一分子,它们将借此在国际研究工作和落实保护行动之间建立联系。

防范类似的大面积死亡现象再次发生的问题也得到了研究。但是来自皇家兽医学院的Richard Kock教授说:"鉴于赛加羚羊的习性,并且缺乏疫苗的供应机制,尚没有对付赛加羚羊爆发出血性败血病切实可行的预防办法。通过空中喷洒雾化疫苗或者其它手段来对其施加疫苗,都有可能产生反面效果,也很可能与病毒一样导致赛加羚羊的死亡。一旦环境触发器和共同作用因素得到确认,干预的潜在可能性就可重新评估。

同时,强化保护现存的赛加羚羊和研究病毒爆发协同展开也是至关重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