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不是放弃赛加羚羊的时候

< 返回

Error parsing XSLT file: \xslt\ArticlePageImage.xslt

 

 

 

 

 

 

 

 

Vyacheslav Gagarin

野生动物圈养繁殖问题独立专家, lab_z@mail.ru

 

一些专家乐观估计,濒临里海西北部地区的赛加羚羊数量很稳定,而另一些同样资深的专家则持悲观看法,认为其数量在持续下降。专家们仅在一个问题上达成共识:赛加羚羊的数量没有增长,且在近期也看不到希望。专家辩论赛加羚羊是否应纳入红色保护名录,我的态度是,纳入才能将其作为狩猎资源而且作为物种得以保护。大家都知道俄罗斯联邦的红色名录意味着什么:它是那些数量稀少且正在减少的物种的救济院。一旦纳入该名录,人们就基本上与该物种道再见了。试问,有多少物种纳入名录后数量开始增长了?又有多少物种数量恢复后从名录中剔除了?每个人都知道答案。在俄罗斯,红色名录物种的保护资金比狩猎资源的保护资金要少得惊人,并且屡屡匮乏。此外,没有人对红色名录册物种的保护和恢复负起应有责任,至少,他们对这种行为的结果一无所知。

是谁大声疾呼要将赛加羚羊纳入红色保护名录的?首先是自然保护组织,比如野生动物保护基金会(WWF)和国际爱护动物基金会(IFAW),尽管他们意识到这样做可能会对该物种的保护现状产生消极影响。政府自然保护机构也乐于看到赛加羚羊纳入红色保护名录,这种做法冠冕堂皇,因为他们就可以说:我们已经尽力而为了。于是他们就撒手不管了。

150-ФЗ 号法令于2013年颁布,结果包括红色名录物种在内的一系列很有价值的生物资源得以产生,并得到国际条约的保护,其中就有赛加羚羊。俄罗斯联邦的刑事法规包括258.1 款和226.1款,专门针对列入该名录物种的非法获益和交易行为。由于赛加羚羊受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CITES)保护,所以也就受到与红色名录物种同等的法律保护。因此目前不宜将赛加羚羊打发到红色名录中去,倒是应该对其采取强有力的保护手段!

需要采取的紧急措施对于狩猎管理者来说耳熟能详。首先,有必要知道赛加羚羊的拯救掌握在卡尔梅克共和国手中。该国政府不应将赛加羚羊视作包袱或者是政策工具,而应看作是经济发展和向可持续性自然管理转型的一个良机,这就要求赛加羚羊保护融入社会和经济发展之中。赛加羚羊是研究最深入的可供狩猎物种之一,所以一旦有了政策意愿和足够稳定的资金,赛加羚羊的恢复就只是时间问题了。 

 

反馈

 

Alexey Vaisman

俄罗斯狩猎控制中心副主任 

 

我完全赞同V. Gagarin关于红色名录的说法。作为珍稀物种管委会红色名录哺乳动物处的一名成员,我深知名录用作保护工具基本上没有价值。然而,我却赞成将该物种纳入其中。目前,只有明确一个特定物种的联邦计划才能够拯救该物种。赛加羚羊在卡尔梅克共和国被认为是该国的自然遗产,但政府却没有相应的保护措施,因此联邦政府的作用就尤其重要了。刑事法规第258.1款规定了非法捕杀和交易赛加羚羊的处罚依据。然而在卡尔梅克,捕猎现象非常严重,围栏上充斥着收购羚羊角的广告。有人被逮着并被指控了吗?几乎一个也没有!一对羚羊角的价钱就相当于卡尔梅克农民的平均工资,那么,骑着摩托车的牧民从赛加羚羊身边经过时,能禁得住不拿这份"厚礼"吗?

 

因此,为了拯救赛加羚羊,我们需要联邦政府的项目及大笔资金。这就要求通过红色名录使赛加羚羊在联邦获得相应的保护地位。

 

 

 

Maria Vorontsova

IFAW国际自然保护基金会俄罗斯计划处主任 

 

俄罗斯联邦红色名录是官方鉴定稀有和濒危物种及其数量的主要载体。追踪这些物种的现状及其栖息地并对其保护工作做出规划,很有必要。如今的俄罗斯,偷猎之风盛行,野生动物的保护工作做得很少,然而行政体制改革又打乱了原有的野生动物保护制度。尽管如此,正是得益于红色名录,俄罗斯才成功地吸引了公众和决策者的注意,并随之获得了保护基金,这笔基金使得老虎,灰鲸,黑鹳,长尾黄羊等物种免于完全灭绝。红色名录反映的是物种保护的现状而非个人的偏好。赛加羚羊纳入名录之后,将不会再象最近几年那样成为俄罗斯上下争论的话题;相反,它将会整合从联邦到地区、市级的保护机构。这样,执法机构和民众团体就会一起实行保护措施。将赛加羚羊纳入红色名录可以促使联邦政府部门出台控制措施,然后,卡尔梅克共和国当局就不会把赛加羚羊看作视作包袱或者是政策工具V. Gagarin认为,将来赛加羚羊数量恢复(经过我们的努力)的时候,将会是农村地区经济增长和持续发展的良机,对此我表示赞同。

 

一方面,V Gagarin提出了一个非常正确的观点,即仅将一个物种纳入红色名录是不够的,具体的保护措施也要明确。我们的措施往往仅限于禁止捕猎,保护栖息地(对于许多物种都是这样!)。仅做到这点,当然不够!恢复也是需要的,对于赛加羚羊而言尤其如此。红色名录是俄联邦文件,它在地方和联邦层面都允许设计和执行特殊的保护措施(在此赛加羚羊无疑等同于西伯利亚老虎或远东猎豹),包括融资措施。

 

V Gagarin提出了什么具体措施,使得赛加羚羊纳入红色名录后无法得到实行,或者只能让捕猎者做到?按照这个逻辑,任何一种被认为不是狩猎珍稀物种的保护都是必须的。那么为什么红色名录会失效?V. Gagarin只给出了一个答案:拨付给名录物种的资金要少于狩猎物种。如果能够证实这一点的话,我们恰恰应该努力抗争M. Zhvanetsky说过一句名言:"你关注和守护什么,什么才属于你"。 

 

Vladimir Krever

世界野生动物基金会俄罗斯分部 生物多样性保护计划处 主任

 

赛加羚羊的研究十分深入,其种群数量毁灭性地减少原因已经明了:日益猖獗的偷猎,栖息地和环境的恶化。为什么V Gagarin建议赛加羚羊不要纳入红色名录,原因之一就是狩猎管理比名录物种得到的资金更多。那么为什么赛加羚羊会落到这般田地呢?本文给出答案:政治意愿缺乏,资金短缺。

 

作者认为资金来源于国家拨款,因此需要有政治意愿。但是如果一个物种纳入红色名录,那么证明为其采取紧急措施的必要性则会更加容易。

 

.最近,俄罗斯最高领导层对物种保护表现出了兴趣。时下他们只关注老虎,猎豹,北极熊,雪豹,白鹤及其它旗舰物种,但其它稀有物种也应受到关注。

 

.我们认为红色名录是物种保护的高效机制。然而,对红色名录物种保护措施的执行,必须面临改革。今年第一步已经迈出,即根据其所需要的保护措施范围和迫切性对物种评出等级。将赛加羚羊纳入红色名录将作为其保护战略和行动计划批准和实施的依据,包括法律明确自然保护部负责的拨款。

 

.对走私(俄罗斯联邦刑事法规第2261款),非法捕猎和贩卖高价值野生动物(第2591款)等行为规定刑事责任,被用来作为限制偷猎的额外杠杆。然而,如果各政府部门监管人员没有落实到具体行动,这一措施未必有效。将赛加羚羊纳入红色名录会增加非法捕猎和栖息地破坏时损失的估算值,相应地,犯罪分子的违法成本也会提高。这样,偷猎者会重新考虑捕杀赛加羚羊所需要的成本。

 

值得一提的要点是,目前提上议程的问题不是谁控制资源,是捕猎者还是自然保护人员,而是我们怎样将赛加羚羊作为我国野生动物的一个物种加以保护,然后将其归类到可持续使用的自然资源。在此我提醒读者,保护珍惜物种是狩猎者的职责。否则我们还谈什么谈?